欢乐生肖 >市陶研会

王莹菊:突破瓶颈,要探明开展劳动教育的现实痛点与困境 | 劳动教育思考

微信图片_20200415180330 (1)

作者:

成陶副秘书长王莹菊——成都市大邑县教育局中小学教研室副主任,正高级教师、四川省特级教师、成都市特级教师,著有《以学定教——为学生的学习力而教》《擦亮语言——小学语文课堂教师语言的研究》等书。

劳动教育原本就是教育的起点,学校进行劳动教育也是天经地义。然而,当下学校的劳动教育受到阻碍,甚至步履艰难。我认为,主要不是劳动教育不够重要,不够必要,而是劳动教育不够轻松,不够愉快,学生缺少积极的情绪体验。因此,当下学校的劳动教育,应该切合学生实际,应该符合学生需要,应该生动有趣,让劳动教育“真好玩”,让劳动成为快乐“老家”,让学生喜闻乐见,从劳动中找回幸福,让幸福成为劳动教育的应有“表情”。

各家嫌烦:劳动教育的现实痛点

虽然,当前从国家到地方都在强调劳动教育的重要性。但是现实中,从教师、家长、学生到学校,无论哪个层面,劳动教育都未成为其真正的内在需要,被有意无意地疏忽着,敷衍着。

1. 教师嫌烦——我要教书

劳动原本就是教育的内容之一,劳动教育就是教育的一种,但是,师范院校所有的专业里面,都没有劳动教育的内容与教育方式,劳动教育被排除在外。进入学校更是如此,教好书,让学生考好试,成为教师安身立命的根本,就连当不当班主任,做不做德育工作似乎都无关紧要了,于是,劳动教育更无立足之地了。只要教书好,一俊遮百丑,还哪有心思与精力去管什么劳动教育呢?而且,职评制度、优评制度的导向性也是偏向教学工作与科研工作。

2. 家长嫌烦——我要分数

中国传统的家庭教育,就是劳动教育与勤俭教育。在我们所处的那个年代,农村孩子喜欢钓鱼,妈妈会说“捞鱼摸虾,失误庄稼”,农村家教里面,种地劳动是最为重要的。曾几何时,农村家庭教育也转向科学文化教育了,劳动教育与家庭教育渐行渐远。现在的家长,对自己的孩子常常是这样的:地你别扫,去看书;饭你别做,去学习;衣服别洗,去写作业;你什么都别干,把学习搞好就行了。就业的压力传导到教育,教育的压力聚焦考试,考试就挤压着劳动教育,影响了家长的认知,影响了家庭教育的“立德树人”。

3. 学生嫌烦——我要升学

考是老师的法宝,分是学生的命根,这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现在的学校,高考决定命运,中考压力山大,小学没有优异成绩很难择校,就连幼儿园教育也在逐渐“小学化”。曾经上海一所小学招生,考孩子500个常用字,很难写的“藕”字就在其中;南京一所名牌幼儿园做“生活教育”的课题研究,取得很好的成绩,省级课题顺利结题,受到主管部门与科研机构的嘉。;但是,孩子去小学报到,一个老师出了几道算术题给孩子做,孩子做不出来,于是老师就说:第几幼儿园今年教育不怎样。于是家长找到园长:你们如果不教算术,我孩子就转走。分数成为学生的命根的同时,劳动教育就一定“边缘化”。

4. 学校嫌烦——我没场地

学校做劳动教育也有“先天不足”,因为学校最早是根据学生文化学习进行设计的,教室、实验室、图书馆、阅览室、运动场、食堂、宿舍等,一应俱全,能够满足学生科学文化学习的需要与食宿的需要;后来发现科学、艺术不能或缺,各种社团有利于素质教育,也需要活动教室与场所。于是学校建设的时候,开始增加功能室配套,创新实验室、音乐室、舞蹈房等等,没有这些或者数量不够,不能通过各种检查验收,因此也很快建立起来。但是,劳动教育从来就没有纳入学校建设设计思考的范围,只有少数学校考虑到校本课程建设的需要,建立一些含有劳动教育的专用教室,而学生劳动教育的场地与工具严重不足,难以实施。

原因追问:劳动教育的困境探究

为什么劳动教育会如此不被待见?只有弄明现状背后的原因,方能找到脱困的抓手与着力点。

1. 劳心治人的社会文化

中国历来有重视脑力轻视体力的传统。从原始社会末期开始,社会分工越来越细化。孟子提出的“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即脑力劳动者统治人,体力劳动者被人统治,本意是讲如何区分社会工作的伦理问题。但客观上,统治者地位高,被统治者地位低,是大众看得见摸得着的切身感受,而且流传至今,且影响极大。“体力劳动者低下。”成为社会大众认知。在封建社会,“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则自然而然成为社会各个阶层的共识;“读书入仕”是千千万万读书人的孜孜追求。现代社会,“跳农门,脱农皮”曾是广大农村孩子的坚强信念。在城市里,走在路上,看见正在搞清洁的环卫工人,有的家长会这样教育孩子:“不认真念书,你将来就会像他一样,去捡垃圾。”对体力劳动的轻视,是一种落后文化。

2. 差异巨大的分配制度

当今世界正处于知识经济时代,各国普遍重视脑力劳动。在发达国家,脑力劳动者的工资收入往往比体力劳动者高出十几倍、几十倍甚至上百倍。在我国,也存在脑力劳动收入远远大于体力劳动收入的现象。以2009年为例,以脑力为主的金融业平均工资为60398元,信息和计算机行业为58154元;而以体力劳动为主的农林牧行业平均工资仅为14356元,由此可见各行业平均工资差距明显。前期投入巨大、劳动比较复杂的脑力劳动确实具有更高的社会价值,对社会的贡献更大,分配给脑力劳动者更高的报酬,理所应当,但是,不能越过事物发展的“度”,悬殊过大就会造成社会发展的不平衡,甚至不稳定。“体脑倒挂”固然不好,“体脑悬殊”也会造成社会矛盾。现在的劳动教育不被家长看中,不被社会认可,与社会分配制度不无关系。

3. 任务劳动的教育方法

在实施劳动教育时,无论是学校还是家庭,我们的方法往往简单、粗暴。学校里,老师要求学生自己的事情自己做,班级卫生人人有责。因此,人人都有具体的劳动任务,没有完成、不达标准,拖延时间等,还会加以惩罚,布置更多的劳动;而很少有老师会有意识地去引导学生感受和体会劳动带来的乐趣和成就。家庭中,重视孩子自理能力和独立性培养的家长,在具体操作上,也往往采用布置任务、制定要求的方式,安排孩子的劳动事宜,甚至对这样的劳动给予物质与金钱的奖励,完全忽视了劳动的本源性质,也很少有家长采用科学的方法,引导孩子感受和体会劳动的妙处。对于劳动教育,我们要么是大而空的说教,要么是冷冰冰的要求,要么是不明所以的行动。没有老师和家长在策划时高站位的创意,也没有学生在参与时积极的情绪体验。缺失了快乐感、幸福感的劳动教育,终究是走不远的。

寻找幸福:劳动教育的瓶颈突破

千百年来形成的社会文化,现实存在的分配差距,学校与教师几乎无能为力。我们能够着力也可以着力的是,强化学生的劳动体验,让劳动教育与快乐相伴,让学生从劳动中寻找到幸福,从而爱上劳动。

1. 快乐的自助劳动

所谓“自助”,就是自我帮助,自我服务;不用他人帮忙,不用他人服务。“自助”虽然是一个外来词,但是在中国非常受欢迎,因为我国的“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是它最好的诠释;自助餐,自助银行,自助购票等也大行其道。作为学生,“自助”性的劳动非常多。早晨傍晚值日清扫,可以让环境整洁,而窗明几净的环境可以让自己心情舒畅;书桌书房自我收拾,整整齐齐的书房书桌让自己怡然自得;洗衣叠衣书包整理亲力亲为,这样可以让自己轻轻松松,神清气爽。如果,还能在家长繁忙的时候,自己在家烧火做饭,摘菜炒菜,自己吃饱了,家长放心了,这样的“自助”也帮助了家长。小时候,父母不在家,我自己炒了一盘黄豆芽,感觉特别特别好吃,以至于我一直想着那种清香的味道;但我参加工作以后,多次去餐馆酒店吃到黄豆芽,有时候还是特别点的菜,但是,儿时的味道再也没有了。我认为,那种清香可口的味道,一定和自己劳动自我服务有关。

2. 欢乐的集体劳动

“个性和集体融合起来,不会失去个性,相反,只有在集体中,个性才能得到高度的觉醒和完善。”(法国巴比塞语)集体劳动,正是这样一个让个性融合在集体中的平台。集体劳动,可以实现互助、互动、互补、互学,心灵就有了一个“港湾”。我看见过当年生产队集体劳动的快乐,那时我还小,跟着长辈去劳动现场,尽管条件很差,吃不好,穿不好,而且劳动强度很大,但是人人高高兴兴,有说有笑……这样的场景至今难忘。

我参加过家庭集体除夕大扫除,父亲搬移杂物,母亲洗涤用品,哥哥收拾房间,我负责扫地,弟弟清理小物件,相互帮助,相互提醒,然后,我家面貌焕然一新,全家开心,我乐在其中。我更是多次参加班级集体劳动,平整运动场,河滩捡灰石,教室大扫除,上街学雷锋,集体去支农,都是我们这些学生喜欢参与的活动。有一次,一个同学犯了错误,老师对他的惩罚就是不让他参加上街学雷锋,他再三申请,写下保证书,才获得集体劳动的机会。

3. 幸福的助人劳动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此话包含着深刻的哲理。其实劳动也是这样。利己的“自助”性劳动,让自己感受幸福,这是显而易见的;而利他的助人性劳动,在让他人幸福的同时,自己也感受着幸福,这是藏于内心的。我们看见学生去敬老院为老人服务,老人们高兴得合不拢嘴,孩子们也很开心。可能不只是劳动带来的便利,还有心灵的陪伴。老师带着学生去“培智学校”帮助弱智儿童,感受弱智儿童学习的艰难,感受特教老师教学的不易,老师和学生都感觉非常充实,而且,回来以后的学习与教学更加有力。有一次,我们班上街摆摊设点,为群众修伞,尽管我们手艺不够精熟,尽管也修理得不如意,但是,老百姓却给了我们热烈的掌声,那种感受真的难以忘怀。因为,助人为乐,是天下最幸福的事情。

我以为,强化劳动的快乐体验,真劳动就会真幸福,幸福是劳动教育的应然“表情”。

摘自 | 《时代教育·行知纵横》(成都市陶行知研究会学术指导)2020年2月下旬刊/栏目:劳动教育思考

极速快乐8 极速3D彩票 上海时时乐开奖 河北11选5开奖 吉林快3 福建11选5 上海时时乐 一分时时彩 幸运飞艇官网 秒速时时彩